连环画,小人书,连环画图片,刘继卣,连环画收藏,三国演义连环画,连环画下载,西游记连环画,连环画在线阅读

连环画(小人书)在线看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58050|回复: 0

[杜心五] 南北大侠《侠骨杜心五》岭南美术出版社

 关闭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3-28 00:5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岭南美术出版  原著:刘笃平 改编:倪曦红 绘画:刘启端
【内容提要】杜心五少年时期习自然门武术,造诣极深,走镖川、黔、滇一带,人称“南北大侠”。后见国势日危,便东渡日本,经宋教仁介绍加入同盟会,追随孙中山革命,经常往来南洋北美,为革命募集资金。辛亥革命后,目睹军阀统治,弃官不做。日寇侵华时期,曾企图利用他充当傀儡,他愤然拒绝。解放后曾任湖南军政委员会顾问、一九五三年逝世。本书描绘关于他的传说,极富于传奇色彩。武德情操,侠骨丹心,跃然纸上。

附录:
  杜心五(1869一l 953),名慎媿,清同治八年(己巳)十一月初三日,出生于慈利县江垭乡岩板田村,后迁居熊家庄乡白岩峪村。家世业儒,有祖业千担田租。父杜佳珍,曾任清军都司,官居四品。一八五九年,在抗击英法联军的大沾口战斗中,力主开炮还击敌舰,并英勇率部迎战,曾光荣负伤。但因清廷腐败,终至丧权失地。都司愤而告假,长归故里,作隐君子。母康夫人,生女婉贞、玉贞,中年始生慎媿。后取五心俱媿之义,别字心五,遂以字行。心五初娶安氏,安氏三十八岁在世,后续弦陈玉兰(河北省定兴县人)。陈氏生子修嗣、修平,女玉莹(适长沙陶良鹤)、玉文(一九四二年病亡)。
  杜心五自幼聪慧过人,喜读诗书。其父延请阎秀才来家课谈。他读书之余,爱随大人练武。七岁,随管家王云清找到武士石彪,向石学会了“飞蝗石”,投击无不中。八岁,父亲辞世,家道中衰。心五到离家三十里的胡家坪私塾读书(塾师为清举人胡老先生),同时,拜严克(慈利甘堰人)为师,学习南派拳术。在这里,他白天读书,晚上练武,历时三年,对金岩山张真人一脉相传的“大连图”奥秘,已心领神会。 因为他父亲在大沽口曾被洋人打穿大腿,又目睹九溪天主教堂传教士残害群众,故立志习武,并在练功房贴上“练成武艺,誓杀洋鬼”字样。十二岁时,严克云游他乡,心五去宝盖子山,向老道于虎学武当拳的内家功夫。十三岁时,他仿古人作法,四处挂牌求师:“小子不才,诚心求师。惟须比试,能胜余者,千金礼聘,决不食言。——慈利江垭岩板田村杜慎媿”。牌子挂出后,应聘者虽多,但无一人胜他。一天,贵州赵玉山荐来一武师。来信说:“接奉惠书,嘱访良师。兹从嘱,敬聘徐师前来赐教。此人系武林奇士,务请恭谨迎候,万勿失之交臂而遗憾终生也!年愚弟赵玉山叩”杜心五看见持函前来的徐师身材矮小瘦瘠,不甚信服。几经试探,乃知确为风尘奇人,遂恭谨有加。徐矮帅教杜负重踩桩成圆形走,练自然门的内圈法。他说:“自然门首先练气.踩桩走要轻松自然,动静相兼,气沉丹田,能虚能实”。以后,腿上的沙袋逐渐加重,注意手、眼、步法,兼练踢、蹬、扫、踩、踹,做到吞吐沉浮,运气发功,感觉内在产生升腾之力,瞬息可收可发。他要求杜心五做到意、气、内功、外功,浑然—体。原来这徐矮师是四川人,学问精深,通晓经书。少年时,在峨眉山从武当道人徐清虚学艺,并研讨少林功夫,集武当、少林之精粹,创造出“动静无始,变化无端,虚虚实实,自然而然”之自然门功夫。杜虚心承教,研习不倦。
  杜心五十四岁时,因徐矮师已返川,便去渔浦书院学习,读经史,练书法。由于他记忆力特强,又很勤奋,深得吴岩村山长器重,命他赴澧州应考,竟取在前十名。其后,杜入常德高等普通学堂,与慈利吴良愧、刘孟顾,临澧林伯渠,桃源唐伯球等同学。业余回家,从本地名猎手学习打虎,练好了虎叉。他少时曾吸鸦片成癖。一次因猎获一只野猪,同伴要他提起上肩,却力不从心。于是痛感烟毒之害,乃决心把烟戒掉。
 十六岁时,杜去四川峨眉山,向徐矮师专攻“法于天地阴阳之理,顺乎自然规律之道”的自然门轻功,成为自然门鼻祖徐矮师的独传高足。—八八七年,十八岁的杜心五到重庆金龙镖局当镖师,走镖川、黔、滇、桂一带,保护商旅安全。一次,他将一马帮护送到目的地后,独自一骑返川。在川黔边界一座深山老林中,他除掉了—个开黑店的大盗李老大,救出了几个被劫抢来的妇女。
  一八八九年(光绪十五年),杜心五辞镖师职,回到慈利老家,闭门读书。不久,去北京守卫清宫,月银八十两。他住北京西直门大街酱房大院六号。每天边工作,边学习,博览群书,广交朋友。
  杜心五先在北京结识了革命党人宋教仁,在宋的影响下,他坚定了革命和爱国的思想。经宋的指点,杜氏于一九O四年夏,与邑人徐桐初、朱奎中等在上海乘日轮“神户丸”东渡日本,蹈海求学。他先在东京百科学校补习日文,后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农科,与吴玉章是同学。又与林伯渠异地重逢,交谊笃厚,受其思想影响较深。留日期间,曾与日本著名相扑师斋藤一郎在日比谷公园比武,赢得了柔道比赛的冠军,因而名噪东瀛。
  一九O五年(光绪三十一年),杜心五经宋教仁、贾振介绍,加入了同盟会,投身反清行列,从事革新运动,并担任孙中山的保镖。同时保护孙中山的,尚有拳王王润生(长沙人)。其时,慈禧太后派宦官张某赴日。张携带巨款,乔装富商,秘密收买日本浪人刺杀孙中山。杜发觉后,即将宦官处死。又有一次,孙中山和黄兴、宋教仁、柳亚子等在东京牛町区若宫町开会。清廷驻日使馆暗派刺客伺机刺杀他们,宋教仁闻讯,要杜心五去保镖。杜发现有三个行踪诡秘的华人在附近逗留,便迅猛地将他们打倒在地,随即搜缴了他们的凶器(手枪),使公议顺利开完,同志们安然离去。
  另有一次,东京留日学生请孙中山讲演,出席的有革命、保皇两派的人。当孙中山痛斥列强侵略中华、清廷屈膝卖国时,保皇学生起哄。杜心五即要宋教仁、王润生等保护孙中山退场,自己则冲到保皇学生中间,厉声喝斥:“要闹事的给我站出来!”他们见只有杜一人,便骂“逆党”、“叛贼”,并群起围攻。杜心五便一忽儿“迎风展翅”,一忽儿“观音转莲”,把他们打得狈奔豕突,匹散逃去。
  一九O七年,主张君主立宪的宪政党首领梁启超在东京锦辉馆(电影院)演说,宣传君主立宪。演讲进行中,杜心五与共和党青年张济、居正、萧荔恒等由楼上跳下,齐声喊打,并用纸包的花生投击在讲台上的梁启超,正中他的脸上,梁慌忙从后台溜走,使大会流产。杜在一九五三年逝世后,省文史馆员肖荔恒的挽联还提及这件事:“忆东京锦辉馆共和宪政之争,只剩我两人,万事散云烟,环海钦迟名壮士;喜政治协商会耆老同乐,暌违才一月,口口口口口,口口称颂好男儿。”
  后来,杜氏奔走于南洋、北美,宣传革命主张,募集革命资金,联络同志,共图革新。清光绪三十四年(一九O八年戊申),他衔命回国,投入反清洪流。
  一九一二年五月,宋教仁任北京政府农林总长,延请杜心五任佥事。同年秋,宋总长住宅前,来了—个虎背熊腰、貌若门神的“磨剪人”。杜一见便知是刺客无疑。遂悄悄走到他身旁,猛然间,用“双龙捧珠”的招式将其架起,那人即用“五雷掌”劈打杜的头部。杜一扭头,乘势以右腿将他踢出丈余,并跳到他身后将双手反扣,进行盘问。那人承认:“听说宋总长家有能人,想来见识见识。”并恳求开恩。杜唱令不许再来,让他溜走。
  尔后,杜调任农商、农工部部员。旋调河南彰德府农商直属第二农事试验场任会办(会办相当于副场长,场长称总办),因总办出缺未补,杜以会办代行。民国初年,河南遭大水灾。农场会计杨某(宝庆府人),想串通杜心五谎报灾情,乘机将场内经费二十万银圆带往汉口,将此款吞没,杜不准,杨又想串通农商部主管贪污这笔钱,杜氏遂将杨连人带款强解北京。然部里主管认为杨公款俱在,仅给予调部察看处分;而杜未经请示即押送会计,亦属非是,调第一农事试验场(即北京西郊公园)任技正兼农事传习所(即农业大学前身)气象学教授。
  杜在任第二农事试验场会办时,曾去嵩山少林寺,与老相识法号静空的高僧切磋技艺。在农事传习所(农业大学)任教时,杜氏收农大毕业生万籁声及慕名就教的郭歧凤为武术门徒,传其衣钵。一九三一年“九•;一八”事变后,杜氏支持郭歧凤去东北参加抗日联军,而万籁声后来则成为著名武术家。万说:“追随杖履,倏已七稔。余之得窥内家藩篱,兼聆禅解,杜师之赐也。”
  一九—三年三月二十日,袁世凯派人在上海火车站暗杀了准备进京筹划组织“责任内阁”的宋教仁,杜心五去沪参与为宋治丧事宜后回北京,因疾愤军阀的黑暗统治,乃毅然弃官去职,隐身江湖,当了青红两帮的“双龙头”。此后,他走南闯北,或耽影故乡,或栖身江湖,有时闭门谢客,修佛参禅;有时开堂收徒,扩组帮会。得暇则读庄生书,研相人术;有兴则采药炼丹,制千捶膏。总之,萍踪浪迹,行止靡定。
  二十年代前期,杜心五住在北京西直门大街酱房大院六号。有—天,他的同学天津大公报社长张季鸾介绍一个从四川来京的刘神仙(埋名,一说叫刘天一)来到他家。此人曾在洪秀全军中任军医,后随石达开西上,在大渡河之战时逸去,到峨眉山学习气功。他在杜家打住数年。杜的气功和医药,均得到刘神仙的悉心传授。
有武林高手赵金彪,徒众千余,在华北颇有名气。他居心叵测,想暗害杜心五而扬名四海。一次,他在北京宴请杜氏。杜为防范万一,内着钢护身赴宴。席间,赵金彪向杜敬酒时,将杜的胸侧狠击一拳,杜的肋骨即被重创。但仍强忍痛楚,若无其事地向赵回敬一杯,顺手点抠了他的天突穴。赵金彪当即吐血数口,不久身亡。此后,杜心五的知名度大增,威震北国。他的肋骨之伤,得到了刘神仙的医治。
  杜在北京时,因恐反动军阀怀疑他与宋教仁有特殊关系,曾一度言语举止似癫若狂,人呼杜癫子。一九二二年正月,县人胡亚夫、朱岳峙同去给他拜年。他说,现在别人说我有武术,就是骂我害我,我不承认有什么武功。
  杜氏住在南京鼓楼饭店三十号时,国民党高级将领如广西张发奎、山西孙楚、河南张荫悟、楚溪春等,曾登门求教。
  杜心五住在天津时,见一富商在闹市区新建的旅社甚好,便对他说:“东头几间留给我住好不好?”富商面有难色,杜毫不介意。何意旅社经营数月,却是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,富商只得请杜氏去住,生意才兴隆起来。这是因为杜氏与黄包车夫关系很好,他们听别人说富商拒绝杜老师,心中不满,有客也不拉到那旅社去的缘故。
  杜心五去东北后,张作霖曾向他学习武艺。又,关东的“红胡子”(人称响马强盗)轻骑出没,专抢贪官奸商,后来,杜将他们“招安”,他们拥杜为都统。杜虽允其劫富济贫,本人却不要他们的一分一文。
  一九二八年秋,杭州举行第一界全国国术考试。杜氏受聘为评判员,并应邀表演了“走圆场”。他先在台中央走圆圈,打自然拳,继而越走越快,忽然不见其人,只见黑影一团,象闪电一样晃动,终则嘎然而止,站立不动,气不上浮,面不改色,口不喘气。观众瞠目咋舌,叹为观止。当晚,在杭州滨湖酒家出席湖南同乡联欢会,同乡们请杜表演轻功。他们叠上三张饭桌,杜一纵跳了上去,在最高层边缘打自然拳,然后如燕飘下,毫无声响。同乡们赞叹不已。
  有一次,杜心五游至道县,闻某寺“了然和尚”精通禅理,专程拜访,竟被拒之门外。杜即题一联:“不了之了终须了;自然而然岂偶然。”去后,了然和尚见之,即命徒追请杜氏到寺,畅谈甚欢,并留宿多日。
  一九二二年冬,杜心五回到长沙,住在亚细亚煤油公司经理、他女婿陶良鹤家中。慈利刘盘明给他送去一担野味,谈话时,杜问刘学了些什么工夫。刘说十二岁起学拳功。杜说,和我试试看。刘说,您年纪大了,恐怕经受不住。杜说,不要紧,尽管来。于是刘脱去皮衣,两人比试起来,动作都很敏捷,杜一脚踢到刘的后脑勺,刘踉跄倒地,才佩服杜老师的功底确实非凡。
  一九三五年,日寇入侵华北后,杜心五寓北京榆钱胡同。一天,目睹日军坦克一连辗死三个中国小孩,他义愤填膺,写了“祖国沉沦堪痛哭,同胞应起拯危亡”的诗句以言其志。尔后,日酋策划华北五省“自治”,日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企图诱使杜心五任“华北自治政府主席”,搞满洲第二,当傀儡皇帝。杜氏严词拒绝,当场撕毁了日方馈赠的日本正金银行面值二百万元的支票。土肥原遂派特工员监视他的行动。杜先要家属去上海,只留门徒朱国祯一人在身边。后来伺机逃出虎口,踏上南归的旅途。
  上海工人大罢工时,蒋介石要上海红帮头领杜月笙加以制止,无效,但工人却拥护杜心五出面调解,使问题得到了解决。
  何键主湘时,杜心五回到长沙,仍住陶良鹤家中。何键请杜创办国术馆,并委任杜的高徒万籁声为馆长。其时,杜另一门生李丽久则任何部的技术(即武术)大队长(副大队长为慈利溪口人胡亚夫,亦杜的门生,现年八十六岁)。
  一九三五年十月,长沙武霸柳森严到长沙又一村国术俱乐部去玩耍,与杜心五比试手指头上的硬工夫。结果被杜紧压得两眼发黑,滚倒在地,半晌才爬起来回家。因之,对杜心五怀恨在心。
  一九三八年秋,日寇犯临湘、岳阳,长沙吃紧。前此,杜心五带着家眷和门徒李丽久、李如圭、李如同及其家属一行二十余人,从长沙经津市回慈利。抵慈城后,杜夫人一行先乘船至九溪,杜本人则暂住慈利女师(即简师前身)。一天早晨,他的两个随从去逛街,遇一小偷扒其中一人衣袋里的钱,被另一人发现后,揪到杜老师处。杜问明其家世后,即教育他切不可再作此见不得人的事,而应自食其力,并将扒的钱全数给他,作回家的盘缠。那人连连叩头称谢,表示立刻回家生产,重新作人。
  杜心五在县城居住不久,便回到白岩峪。因他年高德劭,武艺超群,又是青帮龙头,故人均尊称为杜老师。回家后,杜老师先后在江垭徐小桐家,象耳桥邓恒臣家等处设坛开堂,发展青帮组织,一次即达百数十人。
  杜老师家居时,看到穷人给他家送一背篓猪草,就要那人背一篓大米回去。
  在白岩峪期间,杜老师常吃核桃,但从不用锤子,只用手一捏,核桃就开了。在此乡居,他仍要徒弟天天练功。由大徒弟李丽久带班,一同由长沙来的陶良鹤夫妇和李如圭兄弟等十多人,每天拂晓都来参加。他们先练剑功,再练拳术,从不中辍。
  国民党政府迁重庆后,蒋介石想利用杜心五的声望和帮会势力,派员接他去重庆,委以全国抗日群众动员委员会主任之职。杜氏乃于一九四一年三月离慈赴渝。他先住重庆沙利文旅社,后迁南温泉一庄园,但国民政府军令部次长刘斐慕名接杜到他家居住,并在他私人防空洞躲避敌机空袭。—天,刘问杜国共两党将来到底谁胜谁败。杜直言不讳地回答:“共产党必胜,国民党必败!”此时,得杜高传的万籁声亦在重庆,两人过从甚密。在渝一年,杜氏积极从事抗日救国活动,并曾以青帮身份帮助中共地下组织派党员和进步人士去外地工作。至一九四二年,他恐怕最高当局怀疑,便辞职回慈利,隐居不仕,直到解放以后,才去长沙供职。
  杜心五从重庆回县后,先去白岩峪家中居住。这时,有擅长猴拳的唐石次作随身护理。稍后,杜氏选定县城附近饭甑山的绕河寨(寨为元末明初农民起义领袖谭□所筑。俯瞰娄水,三面险崖,唯一径可上),修建住宅。要他的徒弟柳林铺富豪朱泰顺主其事,给了朱四千光洋,限期一月修好。这座砖木结构的平房落成之后,杜命名为“斗米观”。堂屋正中挂有达摩祖师的画像,像两边是“始知养生主,曾无及第心”的对联。大门两边贴有“十二天上坐,二七地下生”对联。他栖隐于此,与白云青松为邻,以清风明月为友,探索气功养生之道。
  一九四二年下半年,杜心五在赵善夫家与名中医吴凤翥相会。吴谈及打算修建水碾的事。杜对吴说:“修水碾是好事,但是,收米一定要少。别人碾坊一次收一升,你只收半升才好”。吴表示同意。
  有一次,国民党将领彭位仁到斗米观拜会杜老师,杜有意安排给他煮菜粥吃。但是,驻在永安渡抗战伤兵去到他家以后,却亲切地抚慰他们.并以酒肉相待。
  抗战胜利后的—九四五年九月,有个河南武士彭玉林到斗米观求见杜氏。他口称慕名前来领教,心想为师(柳森严)报仇。杜正坐在圈椅上吸烟。问他擅长什么,他说是“顶功”,人称为铁头。旁侍的朱允年见此人身材魁梧,便接过杜老师的铜水烟袋。杜刚从圈椅上站起来时,彭玉林趁机一头猛撞过来,杜只一巴掌便他打倒在屋角桌下。彭爬起后,用尽浑身之力,又—肩撞过来。杜身一纵,用脚后跟回击他并顺势将其头夹在腋下,并点了他的穴,彭立即跪下连呼“师爷饶命”。杜便叫朱允年拿来三粒丸药结他治伤,并对他说:“慈利像你这样的武士多得很,你最好赶快离开慈利。”
  杜氏通晓医药,尤擅长治跌打损伤。他自制千捶膏与丸、散、用以救死扶伤,施善积德。他为穷人治病,从不收受酬谢,但有钱人求医,则曰“到医院去!”他的徒弟如李家齐、朱允年、韦精诚、戴子贤等人,都跟他学过采药治病(李家齐和韦精诚学的是千捶膏)。一九四六年,柳林铺街上李玉恒之子李同和(时年十四),在近邻屋后河坎边柳树上柯干柴,不慎从五丈多高的树上跌下来,奄奄一息,人事不省。李家卖米粑粑,家贫,不能送医院急救。李玉恒找到朱允年,求他请杜老师救治。杜先给四十一粒小丸子,要朱送去,并叮嘱朱不得在他家吃饭。朱送到后,用酒灌下,约二十分钟,李同和便排出血尿。朱回斗米观向杜老师说明伤情后,杜又要他送去三粒半大药丸。伤者服下后不久,淤血即从大便排出。次日,杜又给膏药四张,要朱买二十元钱的麝香和敷,并嘱朱允年,买麝香的钱,要记他父亲朱泰顺的帐。数天后,伤者即渐痊可。李玉恒为感谢杜老师救子之恩,特选上好桔红一背篓送到斗米观。杜老师要他背回去卖了买米,并且还打发四包副食品给李妻,说“你老妈子好苦啊!”李玉恒感动得大哭一场而归。现在,这位被杜救活的李同和已五十三岁,在柳林铺牛场当会计。其他被杜老师义务诊治的,还大有人在。
  一九四七年春,张才千、李人林领导的部队,在慈利江垭一带开展革命活动,部队走了以后,土匪武装邓恒臣、邓立臣兄弟阴谋屠杀曾经支持过武工队的群众,杜老师知情后,赶往江垭,制止了这场惨案。
  杜心五除了擅长武术、医药之外,尚有广泛的爱好。

  他是一位京剧爱好者。早在北京时,即与名京剧艺术表演家梅兰芳、程砚秋、马连良、言菊朋等人有过深厚的交谊。程并拜杜为师,并亲书一联相赠:“纵谈及上下古今,每提命移时,辄忘雪立;所学穷三教九流,惜闻道太晚,徒仰山高。”一九五O年春节,慈利县府宴请杜心五。席间,县长丁锐锋拉琴,杜氏唱了《二进宫》、 《捉放曹》和《朱砂痣》等京剧唱段,在座者有政委侯仰民、县府秘书杜修经。他这次在县城住了半月,每天在原县贸易公司为群众治病数十人。
  杜氏工书法。一九二七年(丁卯),曾书“动静无始,变化无端,虚虚实实,自然而然”勖勉万籁声(见图片七),笔力仓劲,自成一格。一九三七年,慈利著名学者吴恭亨(悔晦)逝世。吴氏生前自拟之墓联“埋我买山小结束,痛人弃地大糊涂”的石刻,即为杜心五所手书。他的文学造诣也是很深的。一九四七年,柳林铺公务员姚建邦(现年七十五岁),请他题写了一副对联:“意随流水俱远,心与白鹤同闲”,属对精工,如雪竹冰丝,非同凡响,体现他宁静淡泊的情怀。
  一九四八年春,慈利娄江中学组织九溪北山农民在山麓垦荒。豪绅安百一认为山麓有安姓坟地,出面阻止,并指使当地无赖唐天宝四处扬言要杀该校校长管彦健,与该校师生发生冲突,学生上街游行示威,斗争激烈。后经杜心五、吴良愧出面调解,吴指出开荒办学是为公,杜责骂安百一“愚蠢”,安才停止阻垦,并保证师生安全,使该校师生的开荒斗争取得胜利。
  杜老师同情穷人,抑富济贫,爱整有钱势的人。柳林铺的朱泰顺,除占有大量田产外,尚有三处店铺,为当地首富,曾拜杜为师,杜又收养其子朱允年为徒。一九四八年孟秋,朱允年大病初愈,又值“而立”之年。杜便要朱泰顺为允年做三十岁,并以杜的名义大宴宾客,但不准收受钱财礼物,只允许大放鞭炮响铳,大玩狮子龙灯,以凑热闹。到时(农历七月三十),本县名流、外县和外省青帮圈内人物,齐集柳林。他们的随从或枪兵,更是不久,可说是“群‘贤’毕至,少长咸集”。前后三天三夜,耗费了朱泰顺的大量钱财,大伤了他家的元气。
  杜氏在饭甑山斗米观住了八年,随身徒弟有朱允年和韦精诚等。杜老师貌极斯文,体态修长且赢瘦,但步履轻健。他秉性倜傥,平易近人,但对徒弟要求严格。他要徒弟早睡早起,天未破晓,即喊起床练功。一般是先作“金鸡独立”半小时,再练保健功和拳术等,两小时以后,才做家务事。
 在生活起居方面,杜老师睡木扳床,起则静坐养神。每天黎明即起,将两脚从前面挂到后颈窝而坐,做“数息”功夫(周而复始地数一二三四五),貌似酣睡,实则修炼气功。他研习气功之道是“以自身为试验品,以自己生存的空间为试验场,以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为作用于丹的反映。”⑥杜最讲清洁卫生,晚年食量亦好,一天三餐,从不偏食,讲求多样化。爱吃新鲜蔬菜和鱼肉,不吃现莱。红薯、杂粮也爱吃。平时不喝酒,说是酒醉伤生。他有四条养生之道:不饿不吃饭,不渴不喝茶,大解不用力,小便紧咬牙。故年事虽高而精神矍铄,目光有神,牙齿完好。
  一九四九年七月底,慈利解放。一九五一年初,中南军政委员会聘请杜心五为参事。同年一月起,又任湖南人民军政委员会顾问、省政协委员,遂离开斗米观,携眷迁居长沙。在长沙,有些干部请杜传授武术,杜亦乐于施教。一九五三年七月八日(农历五月二十八),病逝于长沙北门寓所,享年八十四岁。中央委员林伯渠、徐特立曾发唁电,湖南省政协、省委统战部均送了花圈。
  杜心五不平凡的经历,早已驰名中外,盛享赞誉。名画家徐悲鸿在他辞世后的当年七月二十五日写结杜修嗣的唁信中,说是“尊人心五先生卓艺绝伦,令德昭著”,当非过誉。晚年,他由武术大师进而研习气功,颇有创见。一九八四年十一月,在无锡召开的全国气功年会上,称他为我国自赤松子、张良、吕洞宾等人以来继往开来的气功家,并非偶然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小黑屋|A8Z8连环画 ( 京ICP备11047313号 ) 百度网盟123

GMT+8, 2016-7-24 10:57

© 2001-2013 连环画在线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